欢迎您光临澳门威利斯人5003 com官方网站!

来自全国各地的800多名研究生聚集到了研究生院,一日看尽长安花

时间:2020-03-12 13:38

图片 1
《一日看尽长安花》(典藏版),程郁缀著,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2014年8月出版

主要成就

如今,知道李佩这个名字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人才培养

图片 2

  唐代诗人孟郊这首《登科后》写尽了考中进士后的兴奋和得意。近日,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程郁缀的著作《一日看尽长安花》(典藏版)出版。书中他谈古论今,从先秦散文到明清小说,从诸子百家到李白杜甫,将漫漫中国历史文化长河中的文学故事娓娓道来。

外语教学

这位老人和李政道一起帮助中国第一批自费留学生走出国门。当时没有托福、GRE考试,她就自己出题,李政道在美国选录学生。

  六七年的讲稿

1978年,邓小平同志主持召开了全国科学技术大会,教育部和科学院分别部署大规模招收研究生的计划。来自全国各地的800多名研究生聚集到了研究生院。李佩带领刚分配到研究生院的3位北京大学工农兵学员开始了外语教学部的筹建工作。缺少教员,没有教材,李佩开始寻找千里马。她用3种办法找老师:一是挖墙脚,请大学的教师兼职,请退休教师;二是到科学院信访办公室看有无求职的人;三是办应用语言学研究生班,自己培养师资。

81岁那年,她创办中关村大讲坛,从1998年到2011年,总共办了600多场。她请的主讲人也都是各个领域的“名角儿”,黄祖洽、杨乐、资中筠、厉以宁、饶毅等名家,都登过这个大讲坛。

  说起这本书不得不提的便是由“两弹一星”元勋郭永怀的夫人李佩创办并主持的“中关村专家讲坛”。

1978年,李佩白手起家组织创办了中科院研究生院外语教学部。她编写的英语教材荣获国家优秀教材奖。她还举办了国内首期应用语言研究生班,为该学科在国内正式建立做了开拓性的工作;率领同事们创建了非英语专业博士研究生学位英语培训班,为中国科学院京区各研究所开办了高研英语进修班、出国人员英语培训班等多层次外语培训项目。

唯一的女儿郭芹病逝了。没人看到当时近八旬的她流过眼泪。几天后,她像平常一样,又拎着收录机给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的博士生上英语课去了。

  时间回到1996年,年近80岁的李佩决心为中国科学院离退休的老人创办一个丰富精神世界的舞台,于是“中关村专家讲坛”应运而生。李佩既是组织者,又是主持者。受邀来讲坛的既有德高望重的学者,又有各个领域的专家。

关心留学

进入人生的第99个年头,李佩大脑的“内存越来越小”,记忆力大不如以前了。她一个月给保姆发了3回工资;她说现在的电视节目太难看了,“民国的人去哪儿了?”

  长期担任李佩助手的李伟格告诉记者,“中关村专家讲坛”从1996年起办到2010年“关坛”,每次的讲座李佩都要亲力亲为。特别是后几年,已经90岁高龄的她策划讲座每次都要耗费大量的精力,从专家落实到讲座开始,绝不马虎“。

1979年,为给中国培养物理人才,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美籍华裔物理学家李政道教授提议举办了中美联合招考物理学学生(CUSPEA)的项目,该项目实施10年,950多位中国优秀学生赴美国一流大学留学。李佩负责了历届CUSPEA项目英语笔试的出题和评卷工作,并参与了口语面试。因为通过考试的学生成绩优异,当初在美国部分大学的推荐信中,英文水平证明书中只要有李佩的签名,都会得到认可。

图片 3

  因为讲坛的主要听众是以中科院的老专家为主,所以讲座内容涵盖了科技、人文、历史、政治、经济、艺术、养生等各个领域。在李佩的邀请下,包括李振声、郑哲敏、谢韬、资中筠、王渝生、何祚庥、胡大一等学者都曾在讲坛开讲。

1978年,政府开始派遣留学生,但国家财政拿不出大量外汇用于出国培训,出国留学难上加难。另外一个情况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冷战促进了西方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美国大学向研究生提供了大量的资助,但当时的中国对这些情况并不十分了解。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10月,外教Mary小姐向李佩提出向学生介绍美国大学招收研究生的办法,鼓励大家去争取美国的奖学金,但又担心学生因此会受处分。深知国情的李佩也知道其法可行,其罪难当,于是向当时任研究生院的副院长彭平请示,几天后,彭平对Mary和李佩说:我已经老了,也没有什么可以怕的,你们就这么办吧。在院方的默许下,不到一年,近百名同学从美国各大学获得了奖学金,飘洋过海留学美国,从此启动了当代中国的自费留学潮。

在她家狭小的客厅里,那个腿都有些歪的灰色布沙发,60年间承受过不同年代各色大人物各种体积的身体。钱学森、钱三强、周培源、白春礼、朱清时、饶毅、施一公……都曾是那个沙发的客人。

  曾在讲坛开讲的中科院力学所研究员王克仁表示,”对于从事了大半生自然科学的听众来说,几乎没有机会接触人文科学的知识。讲坛让更多的人在退休之后找到了自己的兴趣爱好,让大家有一个互相交流、思想发生碰撞的平台,这一点就很有意义“。

1986年,李佩主持创办科技翻译协会,带着力学所的一群科研骨干,学习翻译外国的经典学术论文。

但是有时人来得多了,甭管多大的官儿,都得坐小马扎。

  在众多的讲座者当中,程郁缀算是讲坛”常客“。从2003年到2008年,每年的秋天和春天,每次两个多小时,程郁缀用他特有的苏北口音,向听众讲述中国古代文学里的故事。

论坛讨论

她曾跑遍半个地球,如今,她的背驼得像把折尺,一天的大多数时光蜷缩在朝南书房的沙发里,困了就偎在电暖气上打盹,即使三伏天,她也觉得冷。前些年,眼看年轻人骑车撞了中关村的老科学家,她还特气愤,跟在后头追。如今,她连站到阳台上向朋友招手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一日看尽长安花》的绝大多数内容便是他历时六七年之久,在”中关村专家讲坛“系统讲授中国古代文学的讲稿。

离休后,李佩把专家请到社区来,办一个社区版百家讲坛。除了每周给中关村的老人们上两个半天的英文课以外,每周五的下午两点,是她组织的讲坛固定开坛的时间。凭借她的威望,黄祖洽、何祚庥、杨乐、厉以宁等专家学者被她邀来开讲座。

只有牙齿和胃,还顽强地工作着。她的胃曾装过胡适家的肉菜、林家翘家的饺子、钱学森家的西餐。那个时候,厨艺很差的周培源只有洗碗的份儿。如今,她还像年轻时在美国一样,爱吃蒜香面包,用自己的牙慢慢地磨。

  从小册子到出版物

2003年7月,非典疫情之后,李佩主持了中关村人SARS后的思考讨论会,与会者讨论了公众的知情权、社区环境建设和垃圾分类问题。

图片 4

  对于主业便是研究中国古代文学的程郁缀来说,讲座时不用讲稿,不用PPT投影仪,而是一支笔、一块板擦简单标注。讲座中有诗词引述,更有评点讲解;有历史背景,更有当下感慨;对比中有感悟,诙谐中有调侃,幽默生动的语言引人入胜。他的讲座场场座无虚席,与会者纷纷要求将他讲座内容印制出来。为了满足听众的要求,李佩便和原中科院研究生院党委书记颜基义说,希望他根据录音整理成文字材料。

中关村大讲堂关闭后,她还坚持在力学所内开设钱学森科技思想探讨会,并一直参与发言。

她的眼眉越来越低垂,这双被皱纹包裹的眼睛,见过清末民初的辫子、日本人的刀、美国的摩天大楼,以及中国百年的起起伏伏。如今,没什么能让这个百岁老人大喜大悲了。

  李佩之所以找颜基义,原因之一便是他还是中关村诗社常务副社长,对诗词有一定基础研究。回忆起整理过程,颜基义告诉记者,”每次两个多小时的录音,听起来容易,整理起来却很费力。“

得意弟子

她一生都是时间的敌人。70多岁学电脑,近80岁还在给博士生上课。晚年的她用10多年,开设了600多场比央视“百家讲坛”还早、还高规格的“中关村大讲坛”。

  ”程郁缀讲座的时候还不像现在有数码录音,那时候都是录音带。“颜基义回忆说,”每次讲完我都要拿着录音带用老式的录音机逐字逐句地听写。因为程郁缀有很浓厚的苏北口音,加上他讲座除了黑板上的简单提示,没有文字记录,对于那些听不太清、语意模糊的诗词,我都要重新查找资料确认。“

第四届北京十大杰出青年杨佳,22岁时考入中科院研究生院成为李佩先生的得意弟子,24岁时留校教英语。29岁时双目失明。杨佳从头学习盲文,把学生的作业扫描进电脑,靠语音系统转换成声音给学生判作业。她为博士生们开设了20多门英语课程,恩师李佩亲自为她的新书《研究生英语阅读》作序。在李佩先生的鼓舞下,杨佳失明8年后又走入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用一年时间以全优成绩获得公共管理硕士学位,被称为哈佛的骄傲。

没人数得清,中科院的老科学家,有多少是她的学生。甚至在学术圈里,从香港给她带东西,只用提“中关村的李佩先生”,她就能收到了。她的“邮差”之多,级别之高,令人惊叹。

  这些讲稿由颜基义整理成文,继而由中科院人教局原局长任知恕加以核校,再由许大平录入文稿,并由李伟格组织成册,最后交由程郁缀过目定稿。

中国科学院大学党委副书记马石庄是李佩的学生之一。

在钱学森的追悼会上,有一条专门铺设的院士通道,裹着长长的白围巾的李佩被“理所当然”、“舍我其谁”地请在这条道上。有人评价,这个只有几十斤重的瘦小老太太“比院士还院士”。

  ”毫不夸张地说,这个小册子是“一条龙”式集体奉献的结果,也是李佩主持的“中关村专家讲坛”精神的一种文本体现。“颜基义这样说道。

荣誉表彰

她被称作“中科院最美的玫瑰”、“中关村的明灯”、“年轻的老年人”。

  从邀请程郁缀开讲,到讲座录音整理,到最后成册,过程凝聚了许多人的心血。”要知道到该讲座后半期的时候颜基义已经70多岁,任知恕老先生更是将近90岁的耄耋老人,我是当中最年轻的也已经过了花甲之年。“李伟格告诉记者。

李佩先生曾多次获得学校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个人称号。

图片 5

  2010年,因为李佩的身体原因,”中关村专家讲坛“停办了。”她已经90多岁了,每次讲座亲自主持,认真听讲,会后提问并作总结,体力堪忧,所以有许多次都说是最后一次,不过还是持续了一段时间。“李伟格告诉记者,”中关村专家讲坛“虽然不办了,但是十几年的影响却很巨大。如今,在中科院科学传播局的支持下,讲坛以”钱学森科学和教育思想研究会“的形式继续下来,由李佩和郑哲敏主持。”

社会任职

李佩先生参观“两弹一星”纪念馆。

  讲坛“关坛”之后,李伟格一直有些遗憾,历经十几年却没有文字流传下来。“所以就想到了程郁缀的讲稿。”李伟格告诉记者,“因为讲稿之前就已经整理出来,在听众当中影响也大,程郁缀的讲座也比较系统,就联系了出版社结集出版。有条件还会继续出第二集、第三集……”

1956年10月,李佩回国后不久,担任中国科学院行政管理局中关村西郊办公室副主任。

生活是一种永恒的沉重的努力

  春秋数载,沉醉其中

李佩先生曾兼任着中国科学院编译职务评定委员会评委、全国大学英语教材编审兼首届文理组成员、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全国理事会理事,亲手创建了中国科学院科技翻译协会,并担任副会长。

这位百岁老人的住所,就像她本人一样,颇有些年岁和绵长的掌故。

  回忆起在“中关村专家讲坛”的日子,程郁缀更是感慨不已。“记得最早去”中关村专家讲坛“还讲过《中国古代交友之道》《中国古代楹联艺术》《唐诗欣赏》等,加上《中国文学史》十多讲连续六七年,前前后后竟有八九年之久。”

个人生活

中关村科源社区的13、14、15号楼被称为“特楼”,那里集中居住了一批新中国现代科学事业奠基者:包括1948年中央研究院的9名院士、第一批254位学部委员中的32位、23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的8位。钱学森、钱三强、何泽慧、郭永怀、赵九章、顾准、王淦昌、杨嘉墀、贝时璋等人都曾在这里居住。

  “时光一晃,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也从当年的半百到今天年过花甲了。”程郁缀说,“李佩是一位十分令人尊敬的老者,她让我去讲,我当然遵命。因为当时我的老师沈天佑教授专门讲《红楼梦》和《聊斋志异》,所以明清部分当时我没有讲。这次出书,出版社考虑到中国文学史的完整性,又补上了明清部分。”

居所情况

如今,破败不堪的“科源社区”牌子,“科”字只剩下了“斗”字,老楼的楼道里贴满了“疏通下水道”的小广告,小院里四处堆放着杂物。这里不再是“中国最聪明头脑的聚集地”,而是租住着很多外来打工者,随便敲开一扇门,探出一颗脑袋:“王淦昌?贝时璋?郭永怀?没听说过。”

  在程郁缀看来,因为是讲稿,所以书里既有中国文学的一些基本线索和一般知识,又有他自己对中国文学的理解和优秀作品的心得体会。

李佩先生在中关村住了50年的楼房在蒙蒙尘埃中显得斑驳、陈旧。室内摆设仍与郭永怀共同生活时的模样差不多,客厅里的两个单人沙发和茶几是回国时父母补送给她的嫁妆,硬木花格架、长条形茶几和钢琴是她和郭永怀一道买的,所不同的也许只是今天客厅的地面涂上了暗红色的油漆,而不是当年精制的纯羊毛地毯。

中关村的房价都快十万元一平方米了。不远处的LED超大屏幕闪烁着最新款的高科技产品广告。

  该书责任编辑苏少波除了核对原稿引文外,还给每一章选了一句诗句作为题目,美编冰清在各章之前选配一幅图。“书名”一日看尽长安花“,是指讲座带领听众赏尽中国古代文学园地里姹紫嫣红的百花,起到了画龙点睛之妙用。”

人物语录

李佩先生60年不变的家,就像中关村的一座孤岛。这座岛上,曾经还有大名鼎鼎的郭永怀先生。

  “人生感慨,感慨人生。”程郁缀表示,“古人说”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我在”中关村专家讲坛“上春秋数载,讲得投入沉醉,大家听得投入沉醉,想起来也有点”春花秋月里,沉醉不觉醒。十年弹指过,倏忽到天明“的味儿—古人先得我心,亦令人不胜怅悒也!”

研究生院的学生来自不同的学科,她学了很多科普知识,她说你教这门课跟学生没有共同语言不行啊。

图片 6

  《中国科学报》 (2014-10-17 第18版 读书)

你得有一桶水,才能给别人一杯水。

郭永怀李佩夫妇带着女儿从美国康奈尔大学回国,是钱学森邀请的。钱学森在1956年数次致信郭永怀:“请你到中国科学院的力学研究所来工作,我们已经为你在所里准备好你的‘办公室’,是一间朝南的在二层楼的房间,淡绿色的窗帘,望出去是一排松树。”“已经把你的大名向科学院管理处‘挂了号’,自然是到力学所来,快来,快来!”

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人还得走下去,而且应该以积极的态度走下去,去克服它,而不是让它来克服自己。

回国后,郭永怀在力学所担任副所长,李佩在中科院做外事工作。直至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的第二天,郭永怀和好友一起开心地喝酒,李佩才意识到什么。

我的理想就是希望自己注意健康,过好每一天的生活,尽可能多为大家做一点事。太高的理想我做不到,我只能帮助周围的朋友们,让他们生活得更好一些。

1968年10月3日,郭永怀再次来到青海试验基地,为中国第一颗导弹热核武器的发射从事试验前的准备工作。12月4日,在试验中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后,他在当晚急忙到兰州乘飞机回北京。5日凌晨6时左右,飞机在西郊机场降落时失事。

有时候我连小事也做不了,比如说中关村的交通,骑自行车者横冲直撞,甚至撞倒过老院士、老科学家,我想拦住这些不讲公德的骑车人,问问他们为什么不遵守交通规则,但他们跑得太快了,我追不上。

图片 7

2016年,中新社记者曾有机会问李佩先生如何看待外界冠以的玫瑰称号。满头银发的李佩先生坐在狭小书房一隅,轻快地说:我喜欢花,希望像花一样美,但那是90年前的事了。

当时飞机上十几个人,只有一个人幸存。他回忆说,在飞机开始剧烈晃动的时候,他听到一个人大喊:“我的公文包!”后来的事情就不记得了。

人物轶事

在烧焦的尸体中有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当人们费力地把他们分开时,才发现两具尸体的胸部中间,一个保密公文包完好无损。最后,确认这两个人是59岁的郭永怀和他的警卫员牟方东。

有一年,力学所即将空降一位所长,但并没有得到所里员工的支持。李佩知道之后,直接找到领导反映情况。于是,力学所专门为此做了基层调查,事实确实如李佩所反映的那样。最终力学所决定改换人选,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郭永怀曾在大学开设过没几个人听得懂的湍流学课程,而当时失去丈夫的李佩正经历着人生最大的湍流。

有一次,谈庆明向李佩提出邀请资中筠来中关村大讲堂做讲座。尽管当时李佩并不认识资中筠,但她还是很快联系上了她。可听完李佩介绍,资中筠直接拒绝,你们都太老了,人也少。我要跟年轻人讲,去人多的地方讲。李佩更是没有半点含糊,你来吧,我给你找年轻人。去学校讲,那里人多。于是,才有了资中筠在国科大的一场几百人的大讲座。

据力学所的同事回忆,得知噩耗的李佩极其镇静,几乎没说一句话。那个晚上李佩完全醒着。她躺在床上几乎没有任何动作,偶然发出轻轻的叹息,克制到令人心痛。

1991年10月16日,80岁的钱学森在人民大会堂接受国务院、中央军委为他一人授予的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作为钱学森夫妇二人的老朋友,李佩在几天前接到电话,也受邀参加这次重要的大会。但她却郑重地回绝了,理由是,她那天还要上课。

在郭永怀的追悼会上,被怀疑是特务、受到严重政治审查的李佩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长椅上。在当时的环境里,敢于坐在李佩旁边,说一句安慰的话,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1997年,灾难却再次降临,她女儿郭芹因病去世,79岁的李佩却没有因此缺一堂课,依然提着录音机走上讲台,只是人更清瘦了,声音有些沙哑。

郭永怀走后22天,中国第一颗热核导弹试验获得成功。

有人回忆,自己的第一篇英文文章是李佩先生改的,讲了两个多小时。

那些时候,楼下的人常听到李佩的女儿郭芹用钢琴弹奏《红灯记》中李铁梅的唱段“我爹爹像松柏意志坚强,顶天立地……”

有人说,当年出国多亏了李佩先生借给自己100美元。

后来,李佩将郭永怀的骨灰从等级森严的八宝山烈士公墓请了出来,埋葬在中科院力学所内的郭永怀雕塑下面。同时,李佩还将一同牺牲的警卫员牟方东的部分骨灰,也安放在雕塑下面。

有人提及,李佩先生考试的时候,在黑板上写个honesty(诚实),转身就走,到点儿再来教室收卷子。

图片 8

有人回忆,在讨论钱学森之问的根本出路时,北大资深教授陈耀松先生首先说了要靠民主四个字,紧接着,郑哲敏院士说:要有自由。随后,李佩先生不紧不慢地说:要能争论。

“小牟太年轻了,太可惜了,也是为着跟他,所以才牺牲的。”李佩说。

丈夫失事

郭永怀走后没两年,十几岁的女儿去内蒙古当知青下乡,李佩到合肥中科大继续接受审查和劳动改造。政治的湍流一次次把她们卷进漩涡。

1968年12月,郭永怀乘坐的飞机失事。得知消息后,边东子赶到楼上安慰。他回忆,李佩神情凝重却没掉一滴泪,只是站在自家阳台上,望着远方的蓝天,好几个小时没说话。负责夜间看护的一位女性说,李佩躺在床上,一夜未合眼,屋内偶尔传出几声叹息。

此后的几十年,李佩先生几乎从不提起“老郭的死”,没人说得清,她承受了怎样的痛苦。只是,她有时呆呆地站在阳台上,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李佩从不麻烦别人,只有一次,她找我帮忙办件事,那是她唯一的一次私心。边东子回忆,那是1969年春天,14号楼下花坛一株迎春花被人刨出。李佩拉着他说,麻烦你帮忙搬过来,种在我们13号楼下吧,我们老郭最喜欢的就是迎春花了。

更大的生活湍流发生在上个世纪90年代,唯一的女儿郭芹也病逝了。没人看到当时近八旬的李佩先生流过眼泪。老人默默收藏着女儿小时候玩的能眨眼睛的布娃娃。几天后,她像平常一样,又拎着收录机给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的博士生上英语课去了,只是声音沙哑。

图片 9

郭永怀、李佩夫妇陪女儿弹钢琴

“生活就是一种永恒的沉重的努力。” 李佩的老朋友、中国科学院大学的同事颜基义先生,用米兰·昆德拉的这句名言形容李佩先生。

女儿郭芹最后一次见到住楼下的作家边东子,用一双诚恳的眼睛说:“写写我爸爸吧。”边东子后来写了《中关村特楼的故事》,他说:“即使是功力深厚,又如何能写全、写透、写准她了不起的爸爸和同样了不起的妈妈!”

直到1999年9月18日,李佩坐在人民大会堂,国家授予23位科学家“两弹一星”功勋奖章。郭永怀先生是23位“两弹一星”元勋中唯一的烈士。

图片 10

李佩回家后,女儿郭芹的朋友们都嚷着来她家看“那坨大金子”。该奖章直径8厘米,用99.8%纯金铸造,重515克——大家感慨,“确实沉得吓人”。

4年后,李佩托一个到合肥的朋友,把这枚奖章随手装在朋友的行李箱里,捐给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时任校长朱清时打开箱子时,十分感动。

捐就是捐,要什么仪式

在李佩眼里,没什么是不能舍弃的。

几年前,一个普通的夏日下午,李佩让小她30多岁的忘年交李伟格陪着,一起去银行,把60万元捐给力学所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各30万。

没有任何仪式,就像处理一张水费电费单一样平常。

“捐就是捐,要什么仪式。”老太太对李伟格说。至今,李佩先生客厅里的茶几还是60年前回国时家里的陪嫁。

早年从美国带回的手摇计算机、电风扇、小冰箱,捐了。郭永怀走后,写字台、书、音乐唱片,捐了。李佩先生一生教学的英语教案,捐了。汶川大地震,挽救昆曲,为智障幼儿园,她都捐钱。

图片 11

有后辈说她对待名利的样子,就像居里夫人把最大额的英镑当书签,把诺奖的奖牌随意给孩子当玩具。

直到前年,郭永怀104岁诞辰日,李佩拿出陪伴了自己几十年的藏品,捐给力学所:郭永怀生前使用过的纪念印章、精美计算尺、浪琴怀表,以及1968年郭永怀牺牲时,中国民航北京管理局用信封包装的郭先生遗物——被火焰熏黑的眼镜片和手表。

图片 12

如今,这些东西就保留在力学所的304房间,深棕色的门上面写着“郭永怀副所长办公室”。隔壁是“钱学森所长办公室”。钱学森说得没错,从办公室往外看,是一排高大葱绿的松树。只是已经半个世纪过去了。

时间拔高了松树,也馈赠了李佩很多人生的礼物。

图片 13

当文革结束,她重新恢复工作时,已经快60岁了。她筹建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的英语系,培养了新中国最早的一批硕士博士研究生。

当时国内没有研究生英语教材,她就自己编写,每次上课,带着一大卷油印教材发给学生。这些教材被沿用至今。

她做英语教学改革,被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语言学系主任Russel Campbell称作“中国的应用语言学之母”。她大胆地让学生读《双城记》、《傲慢与偏见》等原版英文书。所有毕业生论文答辩,她都要求学生用全英语做陈述。

很多学生回忆,李佩先生从不大声训斥学生,却有一种“微笑的严厉”,她把最淘气的学生调在第一排,这种无形的压力让人做梦都在说英语。

如今,在中国科学院大学英语系主任彭工眼里,总给同事带小点心的李佩先生做事果断,是一种“有人情味的果断”。

金钱和年龄对她都只是一个数字

这个经历过风浪的女人,在那个年代做了很多擦边的事,有的甚至是“提着脑袋”在干。

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李佩就向学生介绍美国大学招收研究生的办法,鼓励大家申请自费留学。

文革刚刚结束,人才匮乏。李佩就找到那些曾被打成右派甚至进过监狱的英语人才,从事教学工作。事实证明,她的眼光很准。她请出山的“右派”许孟雄,是邓小平同志1979年1月出访美国时英文文件的把关人。

图片 14

她还和李政道一起推动了中美联合培养物理研究生项目,帮助国内第一批自费留学生走出国门。到1988年该项目结束时,美国76所优秀大学接收了中国915名中美联合培养物理研究生。当时没有托福、GRE考试,李佩先生就自己出题,李政道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选录学生。

1987年,李佩退休了,她高兴地说,坐公交车可以免票了。

可她没有一天退休,她接着给博士生上英语课,一直上到80来岁。

图片 15

中国科学院大学党委副书记马石庄是李佩博士英语班上的学生。如今,他在大小场合发言、讲课,都是站着的。他说,这是跟李佩先生学的,“李先生70多岁在讲台上给博士生讲几个小时的课,从来没有坐过,连靠着讲台站的姿势都没有”。

他说,他一生中遇到过很多好老师,但“我见过的最伟大的老师是李先生”。李先生传授的不仅是知识,而且是“人学”,人格的完善。如果一个教育者只是传授知识,那无非是“从小硬盘变成了大硬盘”。

在马石庄眼里,李先生是真正的“大家闺秀”。她在燕京大学念书,北平沦陷后,她从天津搭运煤的船到香港,再辗转越南,进入云南西南联大。她在日本人的轰炸中求学。

图片 16

她曾作为中国代表,参加巴黎的第一次世界工联大会和第一次世界妇女大会。她和郭永怀放弃美国三层的小洋楼,回国上船时把汽车送给最后一个给他们送行的人。

“他们这代人回国为的是什么?她一生对教育的关心,对国家命运的关心,不是今天的我们能完全理解的。”马石庄说。

多年的交往中,他感觉这个老太太淡定极了,从没有慌慌张张、一丁点邋遢的时候。“一个人从战火中走出来,经历过无数次政治运动,走过大半个地球,中年丧夫,老年丧女,还有什么让她‘不淡定’、‘不沉静’?”

图片 17

“100年里,我们所见的书本上的大人物,李佩先生不但见过,而且一起生活过、共事过,她见过太多的是是非非、潮起潮落。钱、年龄对她而言,都只是一个数字。一个连孤独都不惧怕的人,还惧怕死亡吗?”

马石庄说,老人从没跟学校提过一件私人的事儿。

只有一次,老太太给马石庄打电话,说“有一件私人的事求学校”。马石庄心里一咯噔,李先生从没开过口啊。

原来,李先生住的楼后面有一间锁了很久、没人用的平房,李佩希望学校把钥匙给她,她想给小区老人收拾出一个读书看报下棋的地方。

图片 18

最近,上海大学的博导戴世强带来了苏州豆腐干,顾淑林先生带来了大凉山苦荞米,李佩送给卢鼎厚教授月饼,八九十岁的老人们像孩子一样分享美食,交流怎么使用微信。

只是,李佩先生越来越忘事。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她7次提醒戴世强回上海后帮她买一瓶瑞典出口的药,临离开的时候大家才知道她是帮照顾她的保姆要的。

“李先生一辈子哪里有过私人的事儿!”马石庄感慨。

他不喜欢用“玫瑰”这样的词形容李佩先生,“太轻太花哨了,李先生是永远微笑着迎接明天的人”。

一个老朋友也认为“玫瑰”太轻了,她说,李佩先生有极大的气场,像磁铁一样,能把周围的东西都吸引过来。

毕业后,马石庄选择了当老师,他说,这种选择是受了李佩先生影响,“从李先生身上,看到了教师就是这个社会的精神遗传基因”。

李佩的晚年差不多从80岁才开始。

81岁那年,她创办中关村大讲坛,从1998年到2011年,每周一次,总共办了600多场,每场200多人的大会厅坐得满满当当。

她请的主讲人也都是各个领域的“名角儿”。大讲坛的内容也五花八门:农村问题、中国古代文学史、天体演化、昆虫、爱斯基摩人的过去现在与未来、美国总统大选、天津大鼓等等。

“也只有李佩先生能请得动各个领域最顶尖的腕儿。”有人感慨。

图片 19

开论坛是极其琐碎的工作。有时候和主讲人沟通,从主题到时间确定,来来回回要打几十个电话。确定了主题,她就带着年轻的朋友在中关村四处贴海报。她说,不能贴得太早,也不能贴在风口处,以免被风刮跑了。

请来这些大人物讲课,全都是免费的。有一次,她邀请甘子钊院士,“老甘啊,我可没有讲课费给你,最多给你一束鲜花”。甘院士说:“你们的活动经费有限,鲜花也免了吧。”后来,花也是李佩先生自己买的。

等到94岁那年,李佩先生实在“忙不动”了,才关闭了大型论坛。在力学所的一间办公室,她和一群平均年龄超过80岁的老学生,每周三开小型研讨会,“除了寒暑假,平时都风雨无阻”。这样的讲坛延续至今。

图片 20

有人回忆,在讨论“钱学森之问”求解的根本出路时,三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并列而坐。北大资深教授陈耀松先生首先说了“要靠民主”四个字,紧接着,郑哲敏院士说:“要有自由”。”随后,李佩先生不紧不慢地说“要能争论”。这一幕在旁人眼里真是精彩、美妙极了。

她和老朋友李政道也探讨这个问题。李政道说单用一个“答”字不太合适,所以用了“求答钱学森之问”。李政道说,学习最重要的是要问,“要创新,需学问,只学答,非学问”。

喜欢音乐、年轻时编排过《白雪公主》,演小矮人的李佩先生,也常和李政道谈艺术和科学的关系。

图片 21

春节时,李政道用炭笔画虎、画狗,当贺年卡送她。他俩认同:“艺术和科学是一个硬币的两面,都追求着深刻性、普遍性、永恒和富有意义。”

当然,李佩先生也有发飙的时候,不管自家客厅里,对面坐的是什么大人物。

她反对大学扩招。她反对现在大学减少英语课时。她对坐她家沙发上的一名大学副校长直摇头,她反对人民大学办物理、化学学院,反对清华大学办医学院。她反对“北大要把1/3副教授筛选下去,改革进行不下去”的悲观论调。

她主张教育不能赶热闹。“要坐得住,不要赶热闹”。以前这句话常从郭永怀厚厚的大嘴说出来,他开口讲话时笑意总是从嘴上放射到整个脸部。

在她90多岁的时候,她还组织了20多位专家,把钱学森在美国20年做研究用英文发表的论文,翻译成中文,出版《钱学森文集》。对外人,李佩先生常常讲钱学森,却很少提郭永怀,旁人说李先生太“大度”了。

她本可以得到很多荣誉,几十年里,无数协会想让这个能量超大的老太太当会长,她都拒绝了。她唯一拿到手的是一个长寿老人之类的奖牌。

因为访客太多,李先生家客厅的角落摆了很多小板凳。有小朋友来看她,八卦地问:“您爱郭永怀先生什么?”她答:“老郭就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人,不会讲假话。老郭脾气好,不像钱学森爱发脾气。”

曾有人把这对夫妇的故事排成舞台剧《爱在天际》,有一次,李佩先生去看剧,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人们从她的脸上,读不出任何表情,那似乎演着别人的故事。

图片 22

这群年轻演员曾拜访过李佩先生。一位演员说,当他见到了郭先生生前最后一封家书,见到了郭先生的自画小像,郭先生不再是那个遥不可及的雕像。他开始明白李佩先生的那句台词了:“我等你,你不回来我不老。”

可“不老”的李佩先生确实老了,她的背越来越弯,开始只是小锐角,后来角度越来越大。

曾经在学生眼里“一周穿衣服不重样”、耄耋之年出门也要把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别上卡子的爱美的李佩先生,已经顾不上很多了。

她曾趴在窗边送别客人的阳台蒙满了灰尘,钢琴很多年没有响一声了,她已经忘了墙上的画是她曾和郭永怀相恋的康奈尔大学。记忆正在一点点断裂。

早些年,有人问她什么是美。她说:“美是很抽象的概念,数学也很美。”如今,她直截了当地说:“能办出事,就是美!”

图片 23

很少有人当面对她提及“孤独”两个字,老人说:“我一点儿也不孤独,脑子里些事。”

“与其说她忙碌,不如说这是一种忘记。”马石庄评价。

她也过了说理想的年龄。“我没有崇高的理想,太高的理想我做不到,我只能帮助周围的朋友们,让他们生活得更好一些。”她淡淡地说。

相反,她感慨自己“连小事也做不了”。看到中关村车水马龙,骑自行车的人横冲直撞,甚至撞倒过老院士、老科学家,她想拦住骑车人,但“他们跑得太快,我追不上了”。

尽管力气越来越小,她还是试图对抗着庞大的推土机。

在寸土寸金的中关村,13、14和15号楼也面临拆迁命运。李佩和钱三强的夫人何泽慧院士等人,通过多种渠道呼吁保护这些建筑。2012年,北京市政协通过动议案,要求将中关村“特楼”建成科学文化保护区。中关村的居民们感慨:多亏了这两位老太太!

图片 24

何泽慧院士几乎成了李佩先生仅存的老邻居。院里的老人纷纷走了,钱学森走时,李佩先生还能去送行,等到钱学森的夫人、她的挚友蒋英去世的消息传来时,她已经没力气去送最后一程,只能让李伟格代表她送去了花圈,伤心的她连续3个月没睡好觉。2015年她又给老朋友、101岁的张劲夫送去了悼词。

如今,“内心强大得能容下任何湍流”的李佩先生似乎越来越黏人,有好友来看她,她就像小孩一样,闹着让保姆做好吃的,离开时,她总是在窗边看好友一步三回头地走远,一点点变小。

图片 25

摘下助听器,李佩先生的世界越来越安静。似乎也没有太多年轻人愿意听她唠叨,知道李佩这个名字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但每一个踏进13号楼李佩先生家的人都会很珍惜拜访的时间,会努力记住这个家的每一处细节,大家都明白,多年后,这个家就是一个博物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上一篇:此后这部长篇小说的第一部《大唐李白,重要的是他留下的诗词与文化创新精神
下一篇:没有了